点击给我留言了解更多移民资讯 点击给我留言了解更多移民资讯 点击给我留言了解更多移民资讯 点击给我留言了解更多移民资讯 西班牙购房移民
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西班牙移民资讯 >> 阅读文章

消灭"歧视"的根本在于"融入"
来源:沈阳巴塞吉隆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:2014-08-30 查看次数:433

阅读提示:人类历史上出现过三次世界移民浪潮,我们是第三次浪潮中弄潮儿。今天我们所熟悉的世界面貌,一定程度上说,是移民塑造的。而未来的世界,也将是移民的世界。在不可逆的全球化洪流中,本地人或外地人,本地文化或多元文化,这些界限与分隔将消弭。就像西方国家宣称的那样,现代的民族国家概念将改变,国家将不以种族、信仰或文化来划分公民,后现代的国家概念将生成。但是,这个世界人民大团结的景象还很遥远。移民,包括中国移民,还是边缘化的群体。移民要提高社会地位,始终是一件难事。

尽管客观上华人为当地经济做了巨大贡献,但西班牙华人的社会地位不高。欧洲各国都出现了“经济上需要移民,政治上排斥移民”的霍利菲尔德悖论现象。一方面,移民提供劳动力和财政收入,增加了社会财富;另一方面,政府通过法律、就业市场、公共服务中的制度化歧视,阻止移民公平地分享他们创造的财富。同时,移民还经常成为国内社会矛盾的替罪羊,“帮助”转移了公众对政府的指责。总之,活儿是移民来干,罪也要移民来遭。但是,这都无法阻挡移民对“美丽新世界”的向往,尤其是华人,在本次危机中,拉美移民大面积撤出西班牙的同时,华人移民仍保持增长。

为什么华人更能在逆境中生存呢?在意大利记者欧里阿尼和斯达亚诺写的《不死的中国人》中,道出了我们心中早已有的答案:华人能以欧洲人难以想象的坚韧和勤劳,不停不歇地工作。书中记录一则案例说,意大利华人曾经因为每天工作时间只有8小时而抗议,要求加班,不休周末,因为他们需要赚钱。“对那些东方打工者的三部曲,我们也算了解清楚了:不可想象地辛勤工作,最大限度地攒钱,然后自己当老板。”书中,意大利人把中国人比喻为不知疲倦的麻木的“蚂蚁”。

在惊讶或敬佩于中国人的“原始资本主义精神”的同时,欧洲人对中国移民产生了恐惧感。“中国是个令人生畏的国家”,这一印象在今天的欧洲人心中产生。该书的译者将原因总结为:“文化层次低,为生存不择手段,可以概括第一代中国移民。但是欧洲人是通过他们来了解中国的,他们可能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成了中国形象的代表。”意大利华人和西班牙华人,九成来自中国的同一地区,西班牙人对旅西华人的印象和意大利人类似。笔者曾经与西班牙房东聊起楼下华人百元店的老板娘,说她虽然自己文化程度不高,却很注意对三岁女儿的教育,房东打断我说:“是教她在店里工作!?”这种偏见让笔者颇感无奈。

总体上说,华人的职业结构体现了社会地位。我们从华人职业分类上可以看到,华人无技术工人占了总人数的53.1%,技术工人仅有10.7%。这一结果,不但不如西班牙本地人,而且不及西班牙现有移民的平均水平。职业状况限定了社会地位,这些数据说明大多数西班牙华人社会地位低。但是,华人老板约占华人移民总数的9.9%,比外国移民的平均水平高3倍。(根据INE 2007年西班牙亚洲发展中国家移民数据估计)西班牙人认为中国人有钱,可能主要是对这些华人老板的印象。他们的经济状况还是不错的。可为什么他们也感到不被主流社会承认呢?

“为什么我有钱还被看不起?”

首先,并不是所有华人都是富人。少数有钱的同胞在华人圈子中被认为是“成功人士”。这个判断,在同样是以赚钱为第一目标的华人群体中是正确的。但是,这与西班牙社会的价值标准有偏差。根据笔者的调研,即使是社会阶层不高的西班牙人中,“工作中的主观感受”、“对工作的热爱”等要素,占据了比“收入”更重要的位置,至少他们是这样表达的。而华人对工作表达的诉求更多是“收入”,“赚多一点”。我们的价值标准中,维度单一,和西班牙社会标准有差别。我们欣赏的事情,在西班牙人眼中,可能就不是一回事儿了。

一个人的社会地位是怎么决定的?社会学家布尔迪厄认为人的三种主要资本形式:经济资本、社会资本、文化资本,决定了一个人在社会中的地位。显然,多数华人努力争取的是经济资本。国内的一个段子这样说:一个山西煤老板开宝马在北京被鄙视了,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是换一辆法拉利开去北京。个别侨胞只有经济资本,也就是“穷得只剩了钱”的“土豪”(这个词刚刚被正式收入《现代汉语词典》),还是被社会主流看不起的。

而社会资本,也就是俗称的人脉,多数华人的社会资本局限在华人圈子中。要说文化资本,要补足的就更多了,不少华人明智地选择从子女教育做起,要让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
而移民在接收国的社会地位,还与他们祖国的综合国力密切相关。强国的文化会成为世界主流文化,在欧美主导的世界里,不少中国人认为“外国的月亮就是圆,外国人的长相就是好看”。这一点,随着中国的国力增强,都会有所改变,华人华侨的自信心和社会地位也会随之提升。

移民被边缘化还有另一个深层原因,在于是否被承认为公民。欧洲社会是讲究公民权的。公民权首先要讲究“公民的社会从属性”,也就是说先要确定“你是不是自己人”。你是自己人了,然后再谈公民的权利和义务,或者叫资源分配问题。

判断是不是自己人的标准有几条,首先得是“合法地”生活在这里的人。这有两层含义:一是符合法律要求,二是符合社会的游戏规则。华人只有懂法守法,知道并且尊重西班牙社会不成文的社会习惯和底线,才能也赢得当地人和社会的尊重。在成了西班牙社会的“自己人”的基础上,才能要求公平公正的社会资源分配。否则,咱们和他们两套玩儿法,始终会被视为异类,获得异类的待遇。

这里要说到“歧视”这个词儿,它最初是中性的词,表示“区分”,“将我和他人区分开”。只要有区分,就不可避免有厚此薄彼,这就被叫做“歧视”。如果我们始终积极地把自己和当地社会区分开,那不可避免的就会发生歧视。只有积极地融入,成为一个开放社会中的开放成员,才可能断了“歧视”的根儿。

该怎么融入当地社会?

消灭“歧视”的根本在于“融入”。有人担心融入会不会丢失了中华民族宝贵的传统和文化。这个担心首先可以打消,因为我们“中华文化”原本就是一个包容开放的文化。以乐器举例,凡是名字为两个字以上的乐器,全都是外来的。这不影响它们融入中华文化的基因。作为华人移民,你的融入当地社会,正是起到了为中华文化开枝散叶的作用,历史功绩大大的。

说到移民融入社会的方式,笔者借用西班牙社会学家洛伦索•卡琼提出的T+3R理论。T是指移民要主动争取公平对待。3个R分别是:

1、要求社会资源再分配,比如教育、医疗、公共服务的平等待遇。

2、使文化被当地社会承认。

3、拥有自己的政治权利代表人,参政议政。

笔者认为,公正的社会资源再分配是后两项努力的结果。眼下,随着华人群体经济实力和博弈能力的提高,广大侨团和侨领作为海外华人中的精英,拥有更多的经济、社会、文化资本,正在努力促成和加速我们的文化被当地主流社会接受,比如高质量的中国春节活动和其他文化活动,然而这些活动的数量仍显不够。另一方面,要增加华人议员人数,或成立党派参政议政。使西班牙社会听到华人健康、积极的参与社会事务的声音。

西班牙华人群体的历史尚短,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第二第三代移民的出生,我们仿佛将要看到一个更加了解当地文化、更加遵规守法、更加懂得表达自己、更加融入当地社会的华人群体。然而,是否能够如愿,是否能抵抗死灰复燃的欧洲种族主义势头,是否能摆脱边缘人的困局,为自己的事业和生活赢得更多的空间,都靠华人自己。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-文章来源于欧华报---
 


Inmobiliaria INMOBISUR en Archidona en Malaga, venta de pisos, alquiler de pisos en Archidona. Venta y alquiler de pisos en Archidona, Malaga. Diseña pagina web